兴发娱乐_兴发国际娱乐_兴发国际娱乐注册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吕梁 > 舆论监督舆论监督

离石:村主任收村民数百万元地基款打了水漂

来源:兴发娱乐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8/22 17:00:00

    吕梁市离石区城北街道办前赵家庄行政村所属的翟家窑自然村,是一个典型的深山窝铺,因为条件艰苦,全村60余户、300多口人十余年间陆续搬离村子。三年前,最后一户村民搬走后,翟家窑成了一个空壳村。
    8月19日,记者沿着崎岖的山路辗转找到翟家窑时,看到的是破旧坍塌的窑洞,以及村前屋后的枣树和空自开放的烂漫山花。虽然村民散居各处,但翟家窑依然是地图上可以查到,隶属于离石区城北街道办前赵家庄行政村的一个山村。
    2012年冬,前赵家庄行政村的村主任王永安,通过翟家窑村的村民小组组长通知村民们,称要在前赵家庄村附近,为翟家窑村的每户村民建地盖房,一户村民将得到进深9米宽8米相当于两眼窑洞面积的地基,在此地基上可以盖两层小楼,条件是每户预交批地基款5万元。对于常年居住在深山窝铺里的翟家窑村的村民们来说,虽然5万元的地基款明显偏高,但能够在离祖屋不远的平川地面建房起屋,重新将散落的村民聚拢起来,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虽然没有开村民大会,翟家窑的村民们最终同意了这个提议,并想办法将批房预交款交到了王永安那里。
    村民们称,村里的60余户村民,外加户籍不在村里的,总共有80余人交款,共涉及款项400余万元。交款后,村民们拿到了一张“离石区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上面加盖了“吕梁市离石区城北街道办事处前赵家庄村村民委员会”的财务专用章。这一统一收据,让王永安的承诺更增加了一份可信力。
    但是,让村民们想不到的是,自2013年1月交款后,直至今日,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半,王永安承诺给村民们搬山填沟造的宅基地连个影子都没有见。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一年半里,除交款时见过一次王永安外,就再也逮不着他的人影,每次打电话给他,问村民们的地基何时修建,他都回应称自己很忙,百般推脱。
    去翟家窑的路上,要经过一处繁忙的工地,工地上至少有20台大型机械在作业,两侧的山体已被削成平面,大量土方填在沟里,铺好摊平,硬生生造出一块规模不小的平原来。村民们告诉记者,这并非给翟家窑村的村民们建的宅基地,而是王永安为自己要开的混凝土搅拌站企业造的地。
    在前赵家庄村入口处,横跨而过的铁路桥下方,紧挨桥墩的地方,记者看到一处被围墙挡起的正在施工的工地,丈余深的大坑底部已经用水泥铺好了地基,工地入口处的门头上写着几个大字“前赵家庄铁路拆迁安置楼”。村民们告诉记者,无论是正在造地,准备建混凝土搅拌站的工地,还是这处所谓的铁路拆迁安置楼都是没有任何手续的。记者通过目测就可以看到,在建的安置楼,正位于铁路桥下方。其开挖的地基就紧挨着铁路桥墩的地基。

村财乡管,街道办知情不管理?

    当天,在离石区城北街道办,记者见到了该办主任李克勤。记者拿出村民提供的5万元批房预交款的“离石区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就该笔款项的收取是否合法、街道办对此是否知情、收取的款项又是如何管理提出问题。“村财乡管,村里的财务肯定是乡里管理的。”李克勤肯定地说,但他又称,这个钱应该是在前赵家庄村村委的账上。对翟家窑村收取批房地基款的事情,他也“听说过”。“村里研究过(盖房)这个事。”他说,“这是村事,村里通过村民代表会,村民们同意以后,老百姓同意我们原则上就是同意的。”
    李克勤称,村里就此事的请示和街道办对此的批复都未通过书面材料形成文字,街道办的同意也是口头同意。他认为,“这样的事街道办不会上会研究,只要老百姓同意,政策允许,我们就同意。”
    至于收了老百姓的400余万元批房款项的事,李克勤数次以“老百姓同意”作答:“造地之前,翟家窑的村民都已经搬到城里了,可能只剩下十来户,村里造的地,涉及到占他们村的一部分,答应造地以后给老百姓分配宅基地,老百姓对此都同意,不同意他就不交钱。”
    记者追问道:“也就是说街道办知道这个事,也允许他这么做。但其是否符合国家的相关移民及土地政策呢?”李克勤没有回答,称领导们都在开会,他将对此进行核实后再给记者回复。
    8月20日,记者再次来到离石区城北街道办核实相关情况,但让记者惊讶的是,上班时间,街道办办公楼上从一层到三层,几乎所有的房间都锁着门。办公楼的楼梯上,坐着十余位找领导办事和反映情况的老百姓。只有二层小会议室里有两名自称是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女性在忙着装订各种文件资料。
    记者对无人办公的事提出疑问,希望看一下工作人员去向表,“去向表肯定有,但你没有权利查看。”一位工作人员说。记者给李克勤打电话被挂断,随后其发来短信称他正在区指挥部开会,昨天已分别安排财务、村提供相关资料进行核实,会尽快答复。但直至发稿时,记者除接到李克勤“包村干部陪父亲在北京查病,其他人对村里情况又不很熟悉。而且涉及责任追究,我们必须核实清楚,慎重答复”的短信外,未收到任何实质性回复。

村主任:钱已花完地不能用

    8月21日,记者采访到了前赵家庄村的村主任王永安。对于村民们的反映,王永安称,实际交款的户数并非80余户,“60户左右吧,我记不太清了,应该是56户,总金额不到300万元。”王永安先是称这笔款项在村委的财务账上,后又说交到了城北街道办的账户上,但是这笔钱“陆陆续续基本上已经取完。基本都用在机械费用上了”。
    王永安说,因为翟家窑的旧村处于煤矿采空区,村民们无法居住,所以村委才提出收钱建设宅基地。去年春,收了批房预交款后,村里就着手动工在村里位于大庙沟的地方填沟造地。“别的地方是采空区,这块不是采空区。”王永安说,去年秋,图纸出来,线也划好,准备向村民批宅基地时,附近的通宝煤矿采到了这块宅基地附近的地面下,使土地出现沉陷,危及已经建好的宅基地。“不能在上面再搞建筑了。”王永安称,发现土地沉陷后,村里采取过措施,召集村民代表开会商量,请专家论证,看几年以后就可以在上面建设宅基地。论证后说一年就可以了,但是煤矿还在开采。“我们已经做了安顿,前面的安置房(指铁路桥下的铁路拆迁安置楼,记者注)给这些村民安置了。预交的5万元当7万元8万元计算。论证过一户按成本价每平方米1600元左右给村民,但还未确定。”
    对于王永安所称钱都用于修建宅基地的说法,翟家窑的村民并不认同,“80多户共交款400余万元,王永安就没有动工,时至今日也不予兑现,所收款都用来扩大自己的企业谋取私利,我们多次向其索要地基,或退还所收款,王永安非但不给,还指使手下打骂群众……”一位不敢说出名字的村民称,王永安是吕梁市信托投资公司的干部,因故意伤害曾入狱服刑,2012年春,因吕梁市新城建设启动,王永安费尽心机承揽工程,因资金紧缺,才以批宅基地的名义向村民收款。
    采访中,提到宅基地的修建有无手续,王永安称:“实话实说就没有,乡政府(指城北街道办)支持,做就对了。”而且,他所谓的要安置村民的铁路拆迁安置楼,则是“有部分手续,其他正在办”。但记者追问现在拿到的是什么手续时,他说:“有什么手续,我不专业,也不知道。”对该楼是否通过招投标,是什么单位在修建时,其回答:“以前的领导招过标,我记不清是什么房地产公司在施工。计划要建十七八层,一二三层安置用地户。房子离铁路桥墩30米远,都是按规定来的。”
    “至今,没有一个老百姓单独和我说过要地或退款的事。”王永安说正在施工填沟造的那片地,并不是老百姓所称的自己要建搅拌站。“我的搅拌站早在苏家崖建起来了。”但是对于这片造地由谁投资,其称,刚开始是村委研究,想整理起来建物流场地对外出租。“刚开始想的是整理整理就算了,由集体支付机械油款,但干到中途,集体没钱,后来我才接手支付油钱,继续施工。”他坦言,此处工地相关的用地手续也未办理。
    在离石区城北街道办的默许下,村主任就可以不依国家政策规定,未办理相关用地建设手续,就大肆动工修建,并擅自收取村民数百万元巨款不知所踪?希望有关部门能深入调查处理此事。本报将持续关注。

责编 李京益